見怪不怪

1月27日,總統府表示即將卸任的總統馬英九週四將會訪視中南海的太平島(伊圖阿巴),引發了台灣民眾以及世界關注。根據總統府發言人陳以信表示,馬總統的目的是過年前拜訪進駐在太平島的國軍,並且總統府邀請在野黨的準總統蔡英文派代表跟馬總統同去,但是民進黨秘書長吳釗燮表示不會派人同行。

因為1月6日台灣海巡艦於南沙海域「驅逐」越南漁船,在這個敏感時間點馬總統去的確不會幫助現狀,反而更會刺激中南海域的不穩定。越南認為太平島是屬於越南的領土,對於馬總統的拜訪感到相當不滿。據蘋果日報,越南外交部發言人對台灣表達強烈抗議。

雖然中華民國外交部部長林永樂表示美國、日本以及其他相關國家已得知馬英九的行程,美國在臺協會發言人(Sonia Urbom)表示美國對於馬英九此舉感到「失望」,這個決定對於南海的情勢以及和平沒有任何幫助,而且也沒有緩和爭議 。

馬總統此行程也許無助於南海爭議,但有可能更加堅定他想成為兩岸和事佬的目標。總統馬英九在今年元旦(世界和平日)發表祝詞,同時也透過回應教皇關於和平的看法,馬總統一再強調過去七年多他一直致力於促進兩岸的和平。無論有沒有新任立法院的支持。馬總統似乎在他最後的任期中希望可以堅定偏中的政策。

馬英九的行程在國民黨於 2016 年選舉中敗選後的 11 天後才公佈。有些民進黨以及時代力量立委表示:此拜訪時間點不宜,而且馬總統必須在交接執政權的過渡期中努力維持政府正常運作。時代力量立委當選人徐永明表示,「日前也有消息指出,美方並不樂見台灣身陷於南海紛擾中」。而且,馬總統的決定只會「製造台美紛擾」。

不過馬總統的方法也有得到國民黨立委以及學者的支持,國民黨立委林德福和馬文君表示:去太平島不是不好的,可以宣示台灣的主權。同時,中研院歐美所研究員宋燕輝表示,馬總統於新年前包了一個「和平紅包」給全世界,就是讓世界看到台灣希望以和平的方式處理南海問題。

我的字典裡沒有看守

也許總統馬英九認為他自己不僅是一個「看守」總統,在月初的公開活動中,總統馬英九清楚地說「我的字典裡沒有看守」。馬總統以之前所提的「南海和平倡議」,表達台灣在南海議題上不想被忽略的意圖。

馬政府透過許多政府部門向世界表達其立場,1月23日,外交部部長、陸委會主委與環保署署長都前往太平島瞭解究竟此島是否為「島嶼」還是「岩礁」。外交部農委會都表示:中華民國認為太平島符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121條之島嶼條件,反對菲律賓提出的南海仲裁案。

月初時台灣在美國報紙裡刊登廣告,強調台灣對於亞太區域的重要性,以及太平島對於區域和平發展的重要。現任駐美國台北經濟文化處代表沈呂巡說,廣告告訴民眾太平島是自然形成的島嶼,不僅享有12海浬之領海,還有200海浬之專屬經濟海域。

政權轉移期間的不確定性

馬英九曾說過:「5月20日新任總統就職前,我還有四個月」,顯示出他會把握剩下的時間。然而馬總統的積極很可能會造成政治不穩定,尤其立法院即將以反對黨為首。

在台灣,民眾以及媒體對於任何有關總統馬英九的消息已經麻木了,像是去年的「馬習會」。「馬習會」的兩個月後,總統馬英九去太平島行程又再次震驚台灣民眾,因為這個時間點跟2月1日新國會上任只差幾天而已。

不管民進黨怎麼呼籲馬總統要「看守」政府,卸任前,馬總統還是想進一步的鞏固偏中政策。因為馬英九現在不是國民黨黨主席,而且距離下次台灣全國選舉還有兩年,馬英九不需要承受國民黨未來選舉結果不好的壓力。

關於南海的議題,外交部部長林永樂曾經說過,他相信北京會了解馬總統提出的「南海和平倡議」的理念以及原則。

雖然中國避開了直接評論關於馬總統的倡議以及台灣對於太平島的宣示,但是中國反而利用台灣對於太平島的宣示來跟其他東南亞相關國家爭論。由於政權即將轉移,傾中的報紙「中國時報」表示,民進黨對於南海的立場有可能會傾向於美國與日本,這個有可能會減低兩岸關係的穩定性。

在經濟方面,馬英九表示,沒有任何人可以忽略台灣與中國的合作,因為那樣不僅是錯誤的,而且會賠上台灣的未來。上禮拜經濟部部長鄧振中表示,兩岸貨貿協議不會完全停止,如果馬總統真的想要在政權轉移期間內促進兩岸貨貿協議的話,除了會遭到由民進黨主導的立法院強烈反抗,也會被不想跟中國合作的時代力量攻擊。

馬總統成為訪視太平島的第二位台灣領導人之外,馬總統還有四個月的時間兌現他所說過的政策,只是政權已經逐漸開始轉移了,新國會不會阻止馬政府決定重要政策呢?

(照片為玄史生所攝,Wikicommons CC BY-SA 3.0)

 

Gwenyth Wang

Gwen is a PhD candidate in politics at the University of Warwick. She has a Master’s degree in democracy and democratisation from the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She has previously worked in Taipei, Los Angeles and London – in fields ranging from think-tanks to academia. She is currently based in Taipei and tweets at @GwenythW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