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6日,台灣民眾第一次在歷史上選出由民進黨佔大多數的立法院,而非國民黨。自從 1949 年中國國民黨撤逃到台灣之後,已在台灣國會作為執政黨半個世紀了。今年的失敗顯出民眾對於台灣最高的指定法律機構改變的期望。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朱立倫於敗選演講:「台灣政黨政治不能沒有國民黨」。不過,台灣民眾在選票上第一次強烈的顯示他們希望台灣沒有國民黨在行政院以及立法院在執政。

今年113位立委在第九屆中華民國立法院名單拉開了序幕。民進黨於113席次中獲得了68個立委席次,結束了國民黨之前在立法院的壟斷,讓他們成為只有35個立委席次的在野黨。第九屆中華民國立法院名單不僅是民進黨第一次在立法院執政,而且是由新的政治人物、更多元化以及性別平等所組成。

從前在開始,立委的互動將來會不一樣,如準總統蔡英文所說的,蔡英文答應支持者立法院會改變,立法院會更能為每一個團體發聲。而且蘇嘉全成為民進黨的第一個立法院院長,在立法院的第一天從113票中贏得74張的選票,而且他答應將來會停止立法院的黑箱談判。

也許我們該問,台灣立法院的改變到底在哪裡,而且新的立委們真的可以改變台灣立法院嗎?

世代交替
2016年立委選舉結果不僅是民進黨第一次在立法院佔大多數而已,還有台灣政黨政治的世代,隨著時代在改變。在立委的輩份中,新國會中有43個立委是第一次從政。19位共有68個任期的國民黨現任立委敗選,他們的立委席次被總共只有6個任期的非國民黨挑戰者所搶走。

Name Terms Successor Terms
Ting Shou-chung (丁守中) 7 DPP Wu Su-yao (吳思瑤) * 0
Lin Yu-fang (林郁方) 5 NPP Freedy Lim (林昶佐) 0
Wu Yu-sheng

(吳育昇)

3 DPP Lu Sun-lin (呂孫綾) 0
Huang Chih-hsiung

(黃志雄)

2 DPP Su Chiao-hui (蘇巧慧) 0
Chiang Hui-chen (江惠貞) 1 DPP Lo Chih-cheng (羅致政) 0
Chang Ching-chung (張慶忠) 3 DPP Chiang Yung-chang (江永昌) * 0
Lu Chia-chen (盧嘉辰) 2 DPP Wu Chi-ming (吳琪銘)* 0
Lee Ching-hua (李慶華) 7 NPP Huang Kuo-chang (黃國昌) 0
Chen Ken-te (陳根德) 5 DPP Cheng Yun-peng (鄭運鵬) 1
Liao Cheng-ching (廖正井) 2 DPP Chen Lai Su-mei (陳賴素美) * 0
Yang Li-huan (楊麗環) 4 DPP Cheng Pao-ching (鄭寶清) 2
Sun Ta-chien (孫大千) 4 Independent Chao Cheng-yu (趙正宇) * 0
Yang Chiung-ying (楊瓊瓔) 5 NPP Hung Tzu-yung (洪慈庸) 0
Tsai Chin-lung (蔡錦隆) 3 DPP Chang Liao Wan-chien (張廖萬堅) * 0
Lin Kuo-cheng (林國正) 1 DPP Lai Rui-lung (賴瑞隆) 0
Lin Tsang-min (林滄敏) 3 DPP Huang Hsiu-fang (黃秀芳)* 0
Cheng Ju-fen (鄭汝芬) 2 DPP Hung Tsung-yi (洪宗熠)* 0
Wang Chin-shih (王進士) 2 DPP Chung Chia-ping (鍾佳濱) 0
Wang Ting-sheng (王廷升) 2 DPP Hsiao Bi-khim (蕭美琴) 3
68 6

(*成為立委之前是市/縣議員)

贏得選舉或是原住民立委席次的24個國民黨候選人總共只有48個任期經驗,加上民進黨在立法院是多數黨,再加上其中三分之一的政治新人,立法院的情況肯定會跟以前不一樣。

更年輕

另外一個時代改變的部分就在年輕化。今年有更多40歲以下的立委;立法院平均年齡是50歲,比上一次的52歲更年輕。最年輕是28歲呂孫綾的民進黨立委,她打敗了57歲的國民黨立委吳育昇,終止吳的第四任連續任期。

在之前的立法院選舉,48位40歲以下只有8位候選人當選。今年,40歲以下的有101候選人,而且當選12個立委席次。凱達格蘭媒體在選舉之後舉行的研討會(New Era in US-Taiwan Relations)中,中央研究院的蕭新煌教授表示,「政治的新世代反映在時代力量的成功」。蕭教授說得對。

時代力量的立委中有三個是40歲以下。在台北,39歲的林昶佐打敗了6個任期的國民黨立委林郁芳。33歲的洪慈庸打敗了5個任期的國民黨立委楊瓊瓔,而且獲得時代力量在北台灣以外唯一的席次。政黨名單上,排名第一的 Kawlo Lyun Pacidal (高潞 以用) 則是38歲。

事實上,跟其它政黨比較的話,時代力量提供給年輕人比較多機會,因為他們的候選人有九個(75%)都是40歲以下。不像民進黨或國民黨中40歲以下的第二代立委,時代力量候選人沒有家庭政治背景,不過具有豐富的教育、人權以及公民運動經驗。

今年的立法院,12名40歲以下的立委都在1970年代後期出生,那時台灣正值戒嚴的時代。很多立委都在1977年左右出生,這一年是國民黨第一次在地方選舉輸了4個市/縣長。在那之前,國民黨從來沒有在任何選舉中輸了立委席次。戴維森大學雪萊素具教授(Shelley Rigger)之前說過1977年是台灣的轉捩點,因為選舉結果顯示國民黨無法控制人民的投票能力。在戒嚴時代後出生的台灣人政治意識抬頭與突破國民黨佔大多數的政治環境。

多元性

為了達到性別平等,立法院中的女性比例從之前的 34% (38席次) 到 38% (43席次),中研院助研究員鮑彤表示,台灣國會具有多樣性,其女性比例是全球排名第十,逐漸上升的女性參政比例顯示出台灣女性在政治上將享有更多權力。

全國選舉 1995 1998 2001 2004 2008 2012 2016
女性立法委員席次 23 43 50 47 34 38 43
立法院總席次 164 225 225 225 113 113 113
女性席次百分比 14% 19% 22% 21% 30% 34% 38%

 

新國會也達到另一個里程碑,那就是原住民的參政。除了六個原住民立委席次之外,又有兩位分別是民進黨與時代力量的候選人當選。雖然原住民只佔台灣 2% 的人口,國會的8個席次卻佔了 7%,如同鮑彤所說,這個進步會為女性以及弱勢團體發聲,讓台灣人知道他們的社會是多元的。

亦敵亦友?

新成立的時代力量在立法院中已成為第三大黨。這不是第一次在台灣看到一個年輕的政黨踏入國會。過去新黨在1993年成立後兩年在立法院拿到21席次而成為第三大黨。2001年,第三大黨則是親民黨,他們在政黨成立一年後贏得了46席次。

不過這倒是台灣第一次第三大黨的所有立法委員都是第一次從政,五位從未參與公共選舉的時代力量候選人贏得了選戰,這樣的情況顯示出台灣的公民社會正在塑造一個新的政治氣象。其中兩位時代力量的立法委員-黃國昌以及林昶佐曾深入參與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他們的付出換來的是民眾的支持以及在立法院的席次。

因著與太陽花學運有密不可分的關係,時代力量在國際上開始受到關注。然而時代力量仍須將目光放在真正的政治認同,否則他們很容易會被其他從社運中發展出來的黨給取代。

為了延續他們的士氣,時代力量的五位立法委員必須讓選民知道他們不只是民進黨的側翼,而是除了藍綠黨之外真正的第三勢力。但在2016年的選舉中,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與幾位民進黨大老(包括台南市和高雄市市長)助選時代力量,參與許多時代力量的拜票活動。時代力量與民進黨的合作是立法委員們首要排除的負擔,他們不應該加入為時已久的藍綠鬥爭,如同中研院學者徐斯儉所說,時代力量必須走出自己的路因為社會對他們有期待,希望他們能看守國會。

第一次攤牌:兩岸協議監督草案

黃國昌以及林昶佐都曾在太陽花學運中提倡公開審查兩岸條約的協商,想當然時代力量會在立法院中積極監督兩岸協議草案。二月初黃國昌說民進黨去年已對公民團體所提出的法案表示支持,民進黨如果改變了心意,必須在新國會中提出新的解釋。黃國昌的說法似乎顯出兩黨之間存在著嫌隙。同樣的,在兩岸領導人會面議題上,黃國昌堅稱時代力量不會反對此會面,然而他又補述,這個會面必須先經過立法院才有可能發生。

黃國昌的立場顯示出時代力量不只是泛綠的政黨,在他們的競選過程中,黃國昌以及林昶佐一再強調他們目標是邊緣化國民黨在政治上的影響力,如今國民黨輸掉了總統大選與立法院,下一個會是什麼?未來時代力量會怎麼提出他們的優先法案,還有在重大議題上的立場是什麼?這些都會奠定了他們在台灣的政治生涯。

從街頭走進立法院

因著台灣的選舉制度有利於兩大黨輪替,只靠媒體的曝光率,是不足以鞏固對政黨的支持的。隨著時代力量成功地將五位社會運動者帶入國會,現在的他們也在國民黨大力的抗議之下而被大眾監督著。民意飄移不定,尤其面對國內議題。只自稱是「第三勢力」,或是從社運中招募年輕人,並不表示該黨能合宜地在兩黨鬥爭中顯出新的政治傾向。他們在立法院未來幾個月以及在鎂光燈前的舉動會決定他們的定位到底是什麼。

(照片為黃國昌,出自沃草, CC BY-SA 4.0)

 

Gwenyth Wang

Gwen is a PhD candidate in politics at the University of Warwick. She has a Master’s degree in democracy and democratisation from the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She has previously worked in Taipei, Los Angeles and London – in fields ranging from think-tanks to academia. She is currently based in Taipei and tweets at @GwenythW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