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ion from the English original, by Yi-Chia Chen. Original “Swing for Taiwan: Pro Tennis Player Jason Jung,” click here.

這是一個典型的陰沉十月天,在台中一個忙碌的交叉路口,我從計程車上匆匆離去,試著找尋約定好的咖啡廳,準備展開人生中最令我期待的採訪之一。

我通常不會因為採訪而有情緒起伏,但次的機會很不一樣,我必須好好把握才行。好不容易找到咖啡廳,才發現一位身穿運動服裝的年輕男子早已端坐在角落,等候我的到來。我一邊迅速找了位子坐下,一邊偷偷捏了自己,告訴自己──「這是真的。」

自稱網球愛好者的我,在十歲拿起球拍的那刻就已經愛上了這項運動。雖然我沒有足夠的天分,沒辦法將網球當成職業,卻也投入了好大一部分的生命在其中。從 2001 年起,我便開始關注台灣的網球發展。讓我驚訝的是,台灣的網球狀況並沒有因為盧彥勳而有太大的起色。

正當媒體及網球迷們擔心台灣網球生命會因盧彥勳的退休而終止時,莊吉生出現了。2016 年初,莊吉生就已經是台灣排名第二的網球選手,也在世界排名兩百名內。能夠有機會親自採訪他,當然讓我感到興奮不已。

他的網球生涯起源

莊吉生於 1989 年出生在美國加州。和大多數的職業選手一樣,莊吉生五歲就開始將網球視為休閒運動,但很快地,八歲時就開始參加比賽。他說,要得到排名很容易,因為加州幾乎每周末都有比賽。他一路參加各年齡層的比賽,維持在南加州排名前五名的好成績。但維持州排名還不夠,進入大學需要的是國家排名。因此,莊吉生從青少年時期就開始參加國家級的比賽,也得到了前十五名的佳績。

「我當時打得不錯,也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網球上。」莊吉生說。「我不斷地參加國家及區域性的比賽,偶爾也會有一些國際比賽。因為有名聲,進入大學也就相對容易許多。最後我選擇密西根大學,為他們打了四年的比賽。」

經過一段漫長的比賽生涯,莊吉生在大三時終於受不了,決定嘗試一些新事物。畢業後,他回到加州工作。但才工作第二天,公司便宣布要裁員。暑假結束,他失去了工作,更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兒時玩伴知道他的情況,便建議他去試試西雅圖的國際網球總會(International Tennis Federation,ITF)。

「我不知道該做什麼,所以就決定去參賽看看。」莊吉生說。「雖然幾個月沒碰球拍,但我還是輕易贏了比賽。比賽結束後,我決定要試試看全職比賽。我以為我會輕易拿下我的第一個 ATP 積分,但我卻在印度的第一場比賽中就生病了。後來又陸陸續續生了幾場病,我才驚覺職業球員並沒有我想像中的那樣容易。」

成為網球職業選手的第三個月,莊吉生便開始自我懷疑。終於,在 2012 年二月,莊吉生成功在墨西哥拿到他的第一個積分。爾後幾年,莊吉生也都能持續提升排名。2015 年時,他已經在世界排名兩百之內了。

雖然他自己也認為路途會越來越順利,但懷疑與壓力卻從未真正消逝。莊吉生說,「有人說,拿到第一個 ATP 積分後,就會比較放鬆,可是對我而言卻還是相當困難。不過話又說回來,我能夠每年持續進步,並將花費都控制在預算內,這些事可不是每個世界排名兩百以外的選手都能夠輕易做得到的。」

對莊吉生而言,職業網球選手的生活不只是網球,他也要安排行程、訂機票等等大小瑣碎的事。但同時,他也覺得,凡事都自己來,很容易看不清缺點。所以,他的進步速度並不如他預期。

「那些才華已經受到肯定的球員,背後總是有一個完整的團隊支持著他們。而我也認為那是對職業選手最好的訓練方式。」莊吉生說。「不過,樣樣都自己動手做,也讓我學習很多。有點像經營一間新創公司。」

職業生涯轉捩點--為台灣揮拍的渴望

2015 年,莊吉生決定代表台灣參賽,為父母生長的國家比賽。身為台裔美國人的他,一直以來都想用網球幫助台灣。在台灣待了幾年後,他不僅更能欣賞台灣文化,也更希望能用他的世界排名增加台灣在國際的能見度。

除了希望能用網球推廣台灣,莊吉生也相信,若能代表台灣參賽,他也更有機會被認可。得到認可,自然也就能吸引更多贊助,幫助他的職業生涯。

不論如何,身分轉換比他原先想像的難度要高上許多。因為不熟悉台灣的網球生態,廠商贊助和政府補助也都相當有限,莊吉生只得用更多時間建立聲譽。

「很多事我都不太清楚,比如網球協會和體制的運作。」莊吉生說。「廠商贊助不多,要得到政府補助也需要先拿到台灣身分證。我花了一陣子才搞懂。不過事情已經漸入佳境了,現在有 Yonex Taiwan 贊助,也有幾家私人企業聯繫我。雖然稱不上非常好,但我想已經比我在美國能獲得的還要多了。主要還是要表現好,才有機會獲得更多贊助。」

雖然沒有非常熟悉台灣的網球生態,莊吉生仍然認為,台灣需要有更好的設備才能支持網球選手。缺乏國家訓練中心,網球選手只能自行培訓,使得多數歸國的網球選手沒有辦法規律練習。莊吉生說,現階段政府最該做的事便是建立中心培訓下一代。

「最重要的是建議適合網球培訓的環境,所以才需要有國家訓練中心。」莊吉生說。「不論是日常練習還是正式培訓,選手們都需要場地。而現在多數的年輕選手都採自行培訓,若能有國家訓練中心,對他們來說會是一大福音。」

2016 年十月,莊吉生成功在中國闖出佳績,世界排名提升到143名。熬過過去幾年的自我懷疑,能走到今天著實不容易。不過,莊吉生也說,他發現在中國打球比在台灣打球還要容易專心。

「我在中國之所以會打得比較好是因為比較少事務讓我分心。」莊吉生說。「在台灣,有時會有朋友約我出外用晚餐。因為很少見到他們的緣故,我也會答應。但同時間,我應該要為隔天的比賽做準備。反觀在中國,我就能更專注在自己原先安排好的行程上。」

當被問到是什麼原因讓他在 2016 年一躍而上時,莊吉生回答,除了持續努力精進,他的雙打隊友也提供他很多意見。他說,經過幾年在職業場上的打滾,他才終於懂得詮釋他人的建議,進而將之轉化到場上表現。他不僅抓到進步的訣竅,也更能體會輸球的原因。

更健康的 2017 年及網球之外的人生

對所有的網球選手來說,退休後的生活是他們都應該考慮的事。花了大半人生打網球,莊吉生對於全職的網球教練並不感興趣。對於運動和營養有著高度興趣的他,希望未來能更進到健身產業,甚至自己開業。

「我認識一些開設健身房的朋友,因此可能有機會加入他們,或是自己出來開業。」莊吉生說。「不過這也很難下定論。我也認識一些在銀行或高科技產業的人,說不定也會有其他機會。雖然我很喜歡健身,但有其他機會,我也不排斥試試。」

2016 年底受的小傷已經痊癒,莊吉生準備好要在 2017 年好好表現。他計畫調整行程,另外建立團隊,希望能讓他的身體更健康。代表台灣打完他的第一場戴維斯杯後,莊吉生還計畫要在八月代表台灣參加世大運。由於沒有硬性的職業規劃,莊吉生想要一步一步來,保有選擇的機會。

「我想,現在至少會試著參加世大運。」莊吉生說。「另外 Yonex 的合約簽到 2017 底,所以我也會打到那時候,再看看結果如何。」

球季開始,期望能看到莊吉生延續 2016 年的佳績,在 2017 年達成更多新紀錄。

(照片為莊吉生,由莊吉生提供)

 

 

William Yang

William is a freelance writer and photographer based in Taiwan, with a passion for human rights and storytelling. He holds a Master of Journalism degree from Temple University, and has extensive experiences interning at global NGOs such as Human Rights Watch and Mercy Cor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