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ion from the English original, by Yi-Chia Chen. Original “Taiwan’s Long Road to Same Sex Marriage,” click here.

全球有21個國家通過同性婚姻,但很遺憾地,沒有一個在亞洲。而這樣的困境,很快就要被打破。5月24日時,台灣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憲,宣布現行《民法》親屬編第二章婚姻部分為違憲。

由於外交上的困境,台灣並不常躍上國際新聞。但過去八個月,在推動婚姻平權的努力下,台灣贏來了許多國際鎂光燈的注目。被賦予「LGBTQ亞洲首都」之稱,更加證實台灣在這方面的努力已經備受肯定。

台灣其實早在三十多年前,還不是民主國家時,便已經開始為同性婚姻鋪路。在這三十多年間,同志權益多次在立法院內來來回回。這不僅代表同志權益的相關議題是民主化過程的產物,也常被用作是政治認同的手段。

現在,台灣司法院大法官同意同性婚姻合法化,不僅為台灣民主歷史及公民社會發展寫下漂亮的一頁,也為全世界的同志運動邁向了一大步。

我們怎麼走到這裡?

說起台灣的同性婚姻運動,要追溯到 1986 年。當時,同運人士祈家威遊說政府,希望推動同性婚姻合法。根據祈家威的說法,他之所以開始請願是因為有一次和他的伴侶吵架,伴侶吼道:「反正我們又沒有結婚。」

(圖/祈家威,KOKUYO攝。)

1986 年,台灣仍由國民黨一黨專政。祈家威的請願不但被回絕,他還被當成政治罪犯,和一些民主運動人士一同關進監獄。而那些民主運動人士也就是後來民進黨的創黨人士。

祈家威又分別於 1992、1998 年各試了一次,2000 年、2015 年更是直接轉向法院,但最後都無疾而終。

不過,受到伴侶啟發後的三十年,台灣社會也有了巨大的改變,不僅開始了總統、立委選舉,公民社會也開始為少數族群的權益發聲。越來越多人加入祈家威的陣線。

例如,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便於 2012 年提出三項草案,向社會大眾取得認可。草案於2013 年正式進入立法院議會,卻在通過一讀後便遭撤除。

「當時立法院是由國民黨把持,他們不支持該法案。民進黨也沒有機會讓法案通過,最後草案才會在一讀後就被撤除。」伴侶盟理事長許秀雯說。「伴侶盟發現這其中存在著結構性問題。法案的通過需要多數黨支持。但 2013 年時,沒有半個政黨在背後支持法案。」

2016 年,台灣經歷大規模的政治版圖轉移。當時的執政黨──國民黨在總統及立委選舉都慘敗民進黨。許秀雯說,「選民對新總統蔡英文有著高度的期許,希望她能盡速改革,其中也包括她在選前影片中提到的同性婚姻。」

去年十月,在國民黨、民進黨以及時代力量分別提出不同版本的同性婚姻草案時,同性婚姻再度站上報紙頭條。由民進黨籍立委尤美女及國民黨籍立委許毓仁領軍,幾位不同黨籍立委組成小組,開始在立院內為同性婚姻法案付諸行動。而這對許秀雯來說,跨黨派合作是她始料未及的。

「一般來說這並不常見。因為台灣的兩大黨幾乎從不與彼此合作。」立委許毓仁說。「我希望能架起橋梁,建立好的模範讓後人效仿。這樣一來,大家會明白,有些議題兩黨也可以攜手合作。」

當立院開始討論草案時,婚姻平權的支持及反對者都召集了許多民眾,在立院外表達意見、提出各自的論述。

然而,直到台大法籍教授畢安生自殺,婚姻平權才開始逐步獲重視。畢教授是在伴侶因癌症過世後,才決定結束自己的生命。在伴侶治療期間,因為沒有婚姻關係,畢教授無法為他做任何重大的醫療決定。

「我想,是在畢教授去世後,大家才開始團結。」台灣國際酷兒影展酷摩沙獎創辦人林志杰說。「我們意識到這次事件將對同志權益及未來發展有重大影響後,我們便開始在去年積極連結各方團體。」

立院終於擬定一版本草案,並在去年十二月時交付委員會。當時,場外的反對者企圖爬越架有鐵絲網的高牆以示抗議。不過,到了2017年初,立法院似乎將焦點轉移到其他非婚姻平權相關法案,媒體關注也開始漸漸下降。直到三月二十四日,司法院大法官決定要針對婚姻平權召開釋憲會議,同性婚姻議題才又逐漸浮上檯面。政府對於婚姻平權的回應使得支持者及民眾懷疑,蔡政府及民進黨是否又計畫要將該法案再次撤除。

是政治算計,還是在等待下一次的政治機會?

對一些贊成婚姻平權的團體來說,蔡總統模稜兩可的表態,以及民進黨在立院內消極的作為,都是政治算計的一種表徵。一些較著名的支持者,例如:政治大學台文所的陳芳明教授便不斷透過媒體表明,希望蔡總統及民進黨能將婚姻平權優先審查。許秀雯也提醒,若四年內婚姻平權法案沒有通過,將會付出很大的代價。

「若蔡總統沒有辦法在她的第一任期通過婚姻平權,民進黨肯定將會在下一次選舉中流失選票。」許秀雯說。「選前與選後的態度轉變顯示這其中的政治算計。我不認為政治人物可以這樣壓制立法院。當法案關乎人權時,他們就該站出來捍衛。就這麼簡單。她的做法明顯是在為選舉做考量。」

雖然不知道立院內的協商何時才會展開,立委許毓仁表示,蔡總統已經沒有多餘時間可以考慮婚姻平權。因為明年就要舉行地方選舉,若沒有在2017年底討論出共識,法案將很難有進一步發展。

「我很怕現在的情況會使婚姻平權議題在接下來的兩年內停滯。」許毓仁說。「她可能想利用婚姻平權在下次總統選舉中再次獲得支持,但這可能會是一步錯棋,因為很多民眾早已對她失去信心。」

然而,有些人相信,蔡總統是在等待下一次的政治機會。傅爾布萊特2016-2017年研究員梅漢娜(Hannah Fazio)說,蔡總統正在等議題討論的走向。

「我想,蔡總統是在試著等風向。」梅漢娜說。「這是個帶有強烈政治動機的舉動,而政治機會將出現在哪便是一項重要的問題。2018和2020的選舉會是關鍵,因為立委們都在看自己選區的民眾怎麼投票。民眾需要遊說自己選區的立委,讓政府及民進黨知道他們要的是什麼。」

在亞洲立下典範

儘管婚姻平權法案目前在立院呈現停滯的狀態,關注運動的民眾仍然相信台灣能透過同性婚姻合法化在亞洲立下典範。成為第一個在亞洲通過婚姻平權的國家,將會為台灣及亞洲留下許多正面影響。

「若台灣能成為第一個通過婚姻平權的亞洲國家,將成為其他國家的榜樣。」梅漢娜說。「我想台灣在婚姻平權議題上,是亞洲地區的希望。」

對一些人來說,國際媒體對於台灣婚姻平權的關注也在外交、人權及公民社會等等方面有助於台灣的發展。

「我想,像婚姻平權這樣的議題確實能為台灣提升能見度。」林志杰說。「相較其他亞洲國家,台灣更自由也更開放。而媒體對於類似婚姻平權這樣的議題,有著高度興趣。這不僅是關於婚姻平權,也代表著整個社會的轉型。另外,台灣的同志運動是從民間開始的,因此同運人士能吸引到許多國際媒體的注目,這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圖/2014年台灣同志遊行,William Yang攝。)

下一步是什麼?

釋憲後,婚姻平權運動的下一步是什麼?確定的是,由於法條細節需要修改,立法院的角色將會變得更加重要。

「在立法的過程中,將會出現許多攻與防,甚至可能會有許多冒犯的話。」許秀雯說。「但我們絕對不會在這裡停下腳步。雖然我們可能會達成一些階段性目標,但未來的路還是很長。伴侶盟計畫運用我們所有的資源在性別及人權議題上努力,另外在政治上,我們也會繼續向地方及中央政府施壓。」

雖然許多人都對未來懷抱希望,他們也都同意,遊說立委並向他們施壓,是推展草案的必要手段。

「向立委展現民眾的支持,並持續遊說是很重要的。如此一來才能提醒他們之所以會獲得選票,是因為民眾在乎婚姻平權,並相信他們能兌現選前承諾。」林志杰說。

即使同性婚姻合法化,運動也不會就此停止。林志杰強調,唯有繼續發聲,才能使同志被看見、聽見。他相信,若能有更多理性的討論,將會有效幫助同志面對在台灣的反對聲音。

「我想,就算婚姻平權法案過了,也無法自動改變反對者的想法。」林志杰說。「歧視不會自動消失。希望未來的討論會更理性、有邏輯。」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憲結果出爐,希望能藉此督促立法院進行關於婚姻平權法案的相關協商及討論。希望這次台灣能做出對的決定。

(照片由 William Yang 所攝)

 

William Yang

William is a freelance writer and photographer based in Taiwan, with a passion for human rights and storytelling. He holds a Master of Journalism degree from Temple University, and has extensive experiences interning at global NGOs such as Human Rights Watch and Mercy Cor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