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翻譯,請按這裡。For English translation, click here.)

自由之夏,發生在 1964 年的美國密西西比州。那個夏天,將近千名的白人大學生組成了志工團從美國北方各州來到南方,協助黑人選民登記、在「自由學園」中任教,並且,捲入了一系列當地白人社群以暴力行為歧視黑人的攻擊、縱火、虐殺事件。有四名志工在這個夏天喪命,八十位受重傷,千名志工被逮捕。

然而,自由之夏在美國歷史上留下印記的,不只是它悲壯的情節,而是因為:它是六零年代初期,許多美國大學生進入社會運動的起始點。這群志工在密西西比州的經歷使他們脫胎換骨,成為了美國六零年代遍地開花的言論自由運動、民權運動、女性解放運動中堅實的中堅份子。

318 佔領立法院的學生們出關了。但是,我們這個世代的自由之夏,才正開始。

這一場捲動 50 萬人上街,數千青年前仆後繼守護立法院、進佔行政院的運動,為什麼是我們的自由之夏?生長在台灣民主化後的我們,享有上溯至70年代的物質基礎:我們的父母輩在台灣經濟成長過程累積的財富,供給了我們成長過程的豐衣足食,造成了這一代的心理特質,認為個人有能力駕馭環境、主宰生命。同時,本土化教育也影響了我們的視角:我們的時間、空間感從台灣出發,走向世界。強韌的台灣認同,以及將民主、自由體制視為原廠設定的價值觀,是原本無法觀察到,卻深植在我們體內的信仰。近年來,我們面臨的大環境將這樣的正義感壓迫得呼之欲出:台灣產業界耽溺於 cost-down 的短視經營,加以政府不思長進的西進政策,以及與大企業聯手壓榨受薪者的為虎作倀,共同導致了青年就業受阻、貧富差距拉大、生活成本(如房價)與薪資水平完全不成比例的各種勞動困難。這種親身體驗的社會不正義讓我們逐漸意識到,個人的競爭力即使再高,結構的不平等也讓我們的競爭輸在起跑點上,用石矛打光劍。

這一場運動的意義在於──馬政權用國家暴力,為台灣,浴血接生出了一個奮戰的世代。正如同 1964 年,單純、真誠的美國大學生進入密西西比州,被謀殺、毆打、燒毀與逮捕之後,建立起改變社會的決心與能力;2014 年,身處台灣的我們,所有共同經歷過這一段歲月的我們,體驗了衝撞體制、警方毆打、媒體黑白顛倒、司法體系緊咬不放、當權者冥頑不靈等各種民主失衡的現象,也必當建立起奪回自己國家,拯救自己國家的決心與意志。

然而,也正如同 1964 年後,60 年代的翻天覆地才正開始;我們的這一場自由之夏,才剛為接下來的暴風雨揭幕。對台灣而言,中國一日不民主化,國民黨一日不經歷轉型正義,我們的運動就沒有終止之日。在美國的脈絡中,自由之夏是 1955 年以來一系列的草根行動的成果之一,但是更扮演了關鍵的連結,導向眾所皆知的言論自由、反戰、性別運動。318 佔領立法院至今,各種維度的論述精彩交戰,為接下來的各線社會改革設好了戰場:如何突破傳統媒體的封鎖,讓記者們的公民身分報導 of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的新聞?「幸福經濟學」如何回頭省思「政治經濟學」的前提,解構使小確幸成為可能的政治、社會、經濟條件?從未經歷人事轉型的保守司法社群,如何防止檢察體系成為政治迫害的打手、如何從司法體系內部向上突破反動的最高法院?還有,台灣需要將社會正義重新放回經濟政策的核心,人權必須是兩岸經濟合作的底線與標準:GDP 不應該建立在勞動者的血汗之上──不應該是台灣青年的血汗,也不應該是中國青年的血汗!

我們的自由之夏將會很漫長。因為,更多的戰役將到來,身邊也有太多的順民還沒有受洗禮為公民。然而我們會有自己的柏克萊大學,起始校園民主的革命;我們會有自己的性別論述,所有走上街頭的女孩們都將重新定義社會運動的樣貌。我們也必然會有自己的反戰運動,我們堅決反對犧牲青年未來、民主成果,以追求當政者私人歷史定位的戰爭。這是一場世代的戰爭:從樂青到野草莓,從扔鞋子的地方憤青到團結全島的黑島青,從反巨獸的屠龍者到日日守夜的太陽花,我們已經睜開眼了,而且就戰鬥位置。「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吧,」

這是我們的國家,剩下的,就交給我們了。

(開頭圖片為立法院外抗爭學生,by Alysa Chiu)

 

About Ching-Fang Hsu

Ching-Fang is a proud Kaohsiung girl who stumbled into law, politics and social change while sojourning in the misty foreign city of Taipei. She was the student president for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during the Wild Strawberry Movement, and has since taken her studies to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UC Berkeley, and University of Toronto. Her academic focus is on judicial reform in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