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原文點這裡。感謝 Chen-Yu Chan 的中文翻譯。

台灣時間周一下午兩點,幾位學生、教師與教育部高層坐下來討論了已在八月一號上路,充滿爭議的新課綱。學生堅持這場兩個半小時的討論會網路直播。雖然直播中途,訊號因為流量過大而短暫中斷影像或是聲音,但對於這場會談我的第一印象是:政府堅守了立場,拒絕了學生的要求並且贏得這場談判,但這是代價慘重的勝利。

一開始,這場會談就像是台灣版的「雨傘革命」學生與親中香港政府間的對話。最基本的問題在於:政府方的談判者根本沒有權力決策,且又不願承認他們沒有權。對大中國主義者如馬英九總統而言,這輪的課綱調整是為了維持其政治生命,因為他們篤信,以李登輝總統開始推行的台灣本位史觀就是造成現在年輕一輩強烈反對政府的因素,不能讓步。而某方面來說,太陽花運動還比較容易一些,因為阻擋的是還沒有實行的東西,但這些中學生需要的則是真正的翻轉,一個會讓國民黨失去面子與死忠支持者的翻轉。

這些台灣學生還不過世故,否則他們會了解,對國民黨而言,為了延續他們的政治生命有時是可以讓人民心碎。學生們好像真的以為靠著理想就可以登向山頂,直到他們接近山頂時才發現眼前的是垂直的山崖。

學生把這次的微調歸類為程序問題。吳思華部長則認為,如果最後出來的課綱沒有問題,那教育部應該擱置程序問題並繼續推行新課綱。學生表示本次課綱調整委員並沒有足夠的歷史專家,有些委員甚至有明顯的政治目的,但吳部長則回應如果發行的課本沒有問題,可以擱置委員專業性的問題並繼續執行。

內容方面,教育部認為史觀 (大中國主義 vs 台灣本位主義) 的平衡本來就是主觀的,只要書中沒有客觀上的謊言就沒有問題。對他們來說,讓各校與教師決定是否使用新版教科書已經是過於公平。他們忽略了利益衝突的可能性,因為教育部掌握了預算、獎勵、還有對於學校與教師的懲罰權,任何不遵守者都可能付出代價。吳部長甚至訓導學生必須學習容忍不同價值觀的人,而這樣的言論讓一個學生直接離開了會談。

一位學生說政府知道程序有瑕疵,那就應該全部重新來過並且透明的建立新的課綱。另外一位老師也說既然每次課綱微調都會有所衝突,我們應該要系統性的重建。有一位教授則問:飛機有問題我們都不敢飛了,課綱有問題為什麼我們還是照用而不是停用?但教育部沒有正面回應。

接下來一位非高層的官員很有禮貌的暫停了討論,有一位官員提到他的家族是泛綠,但昭然若揭這次有許多學生是來自泛藍的家族,也不認為自己是泛綠。另外一位官員則花了很長的時間講了課綱的抽象概念,這讓許多人開始捂臉表示無言,並且有兩位學生也離席。

吳思華說課綱微調的程序只有在違法的情況下才可以中止,但監察院 (都是馬英九任命) 已經認定程序並無不法。後來學生讓步要求課綱暫緩一年實施,吳部長仍然拒絕回應,但表示教育部可以提出兩項恩賜:十天內公部委員會名單,並且以附錄的形式標注課綱中有爭議的部分 (但新課綱教科書已經印好了)。

課綱委員王曉波對媒體表示,課綱微調是為了拉攏國民黨的選票,所以學生們更有理由相信政府並沒有告訴他們真正不能重調課綱的原因,但每次學生想要追問時吳思華就會轉移話題。

然而,隨著吳思華這個人在吳部長這個角色的後面不斷撤退,我突然發現一個華人公務員的真正工作其實是合理化並且執行更高層在背後作的決定,還要說服大眾。所以如果大多數的公民未受教育、或者文盲、或是資訊不能傳播下,這樣的工作會簡單很多。舉例來說,在中國每個政府官員都有個平行的共產黨官員,像香港的行政官員就只是北京政權的前鋒,而且每個官員都有自己的商業利益考量。

正是這樣,馬英九總統指定的人選就只是他的代理人,而他們的工作就是守住那條底線。馬英九很聰明的遠離這次課綱的爭論,以免他的低支持率影響他的陣營,他反而是忙著跟李登輝爭執釣魚台的事情。吳思華的工作是幫馬英九守住底線,至少到今天為止他辦到了,就像香港政府毫無作為的拖時間並且讓筋疲力進的雨傘們最後放棄了。

學生們不斷的要求吳思華下台以展現責任政治,但就算大眾會把吳思華的辭職當做政府的戰敗,實際上來說他下台並沒有任何意義,教育部長的任命不需要經過審查,所以馬英九可以把吳思華換成任何一個會聽他話的人。

台灣媒體整理的摘要一定會專注於最後半小時學生們的淚崩以及他們體會到無法完成林冠華的遺願的無能為力。許多人都說出:「大呆我們讓你失望了!」,「今天是台灣教育之死」。另一位學生摔門而出後又回去安慰在吳思華面前的沙發上淚崩的同伴,他說出了這段過程的痛苦,也讓他因此痛恨教育;這個畫面深深印在所有人的心中,泛藍媒體聯合報也把這個畫面放在當晚的網站頭條。

 

 

有些人批評學生是因為得不到想要的,才換發脾氣。但我不同意。在這樣的情況下任何人都會變得這樣,而且我覺得社會會非常同情他們,感嘆著:「難道教育就應該是這個樣子嗎?」孩子們被敷衍的背後,是連大人都沒有答案的黑暗問題。

比結局更重要而且更容易被遺忘的事情,是發生在這兩個小時多中頑強、理性、且持續的申論,這些學生表現得非常好,在這些魯莽的高層官員面前還是展現了自信,一位學生在走出會談室時提出了王金平的說法,認為立法院現在有權處理課綱的爭議,我總覺得他有一天能成為立法委員,雖然說我很確定某些專欄作家會對於這樣的發話語氣感到震驚,批評這些人對長輩的尊重蕩然無存,但相信年輕一輩的讀者會記得他們的同僚是如何平等的對待。

這場會談讓許多年輕一代的運動者看到官場的天性。大部分年輕人跟政府機關接觸的機會很少,所以照理說他們會最相信政府。但其實相信政府就像相信聖誕老人的存在一樣,是會慢慢安靜消失的,只是這次是在全國的直播下發生的。這會成為社會的集體記憶,這些學生能跟上層的人平起平坐的對談且不屈服,雖然地心引力將他們拉下,但他們的表現會激起很久的漣漪。

(照片為 Lee Kuan Han 所攝)

 

About Solidarity.tw

Solidarity.tw is the owner and author of the eponymous Tumblr blog solidaritytw.tumblr.com, where he translates Taiwan's news media and provides sharp commentary about Taiwan's current affai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