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原文點這裡。感謝 Chen-Yu Chan 的中文翻譯。

我的岳父有一次看到電視上播著「佔領立法院」新聞後,氣憤的說:「這些人根本就是犯法,他們不該闖進立法院,總統應該派軍隊進去掃蕩,並把他們關起來」。雖然我老婆口頭上沒有回話,因為她知道,雖然父親從沒去過中國,但他總是不斷的稱讚中共政權的強勢。這個想法讓她背脊發涼:「我之前就跟他們一樣守在立法院,你難道寧願派軍隊對付自己的女兒嗎?」

「太陽花運動」掀起了一股二戰後中國大陸移民(一般被稱做「外省人」)的身分否定潮。中華民國政府遷移到台灣之後,「外省人」總共佔了約10~20%的人口比例,並且成為了社會、政府,與國民黨的主要菁英階層,但「外省族群」的投票行為卻越來越不專情,不論是在真正的選舉(像是讓陳水扁當選台北市長與總統)或是在黨內的提名階段(幾周前王金平在黨內總統初選提名被黨員揚言杯葛投票),都讓馬英九的國民黨政權蹣跚,而這樣「外省」認同也漸漸在消失當中。

幾十年來,國語腔調、籍貫、以及人脈利用,都被用來潛意識的分化台灣的本省與外省人。台灣有很大比例的藝人都是「外省人」,從早期的楊德昌導演、鄧麗君,到後來的王力宏、陶喆、潘瑋柏、李安、侯孝賢,還有主掌社會對話的電視節目主持人,像是「康熙來了」的蔡康永與徐熙娣(小S),或是經典偶像劇「流星花園」的女主角,同時也是小S親姐姐的徐熙媛(大S)等等,這些人都是其中的代表現象之一。

 

 

早期「外省人」甚至在移民外國上都有優勢。自從二戰之後大約有三十多年的時間,來自中華民國(當時被國際認定的中國)的移民大都是「外省人」,他們有各種方法與人脈拿到簽證並最後跟中華民國脫鉤。前勞工部部長趙小蘭的船商父親,當年就幫助國民黨政府在 1949 年金門古寧頭戰役的撤退,華裔網球名將張德培是前中華民國外交官的孫子,籃球明星林書豪的母親家族來自浙江,「菜鳥新移民」電視劇中台裔移民黃頤銘會被定義成「中國人」也不令人意外,因為他父母就是來自當時的中國(中華民國),而中華民國也一直都利用海外組織繼續保持與移民的聯繫,甚至繼續操縱著這些海外移民。

演藝圈這樣的現象在政府與軍中更為嚴重,在蕭萬長(任期1997~2000)以前的每個行政院長都是中國出生的第一代「外省人」,一直到現在,除了郝柏村跟幾個退伍軍人外,第一代「外省人」雖已經退出了政治圈,但藍營的政治人物都還是第二代「外省人」,所謂第二代「外省人」雖在國民黨統治下的台灣長大,卻有強烈「中國人」自我認同,像是宋楚瑜(1942年生)、洪秀柱(1948年生)、胡志強(1948年生)、馬英九(1950年生)、郝龍斌(1952年生)、丁守中(1954年生)、吳育昇(1958年生)、朱立倫(1961年生)等人。

在1980~1990年代,蔣經國總統與李登輝總統都致力於國民黨 「本土化」,讓更多「本省人」掌握政府要職。但馬總統卻反其道而行,他任內的五任行政院長有四任是「外省人」,現任的毛治國院長跟蔣介石與蔣經國一樣都是浙江省奉化縣人,甚至從「治國」這個名字就可以猜到他父母很久以前就期許他能坐到今天的位子;而這個現象也延伸到部長的層級,最近的九個行政院文化獎得主有八個是「外省人」,甚至也有傳言是馬總統主導妨礙「本省人」王金平的總統提名之路。

馬政府的執政不得民心,很大的一個原因就是台灣的人才庫已經不大,而馬英九仍然只選擇某單一族群認同的人才,這些不自覺的親中傾向也解釋了為什麼有些最近的政策已經失去平衡與合理性。

兩蔣時代的人脈正在迅速的萎縮當中,這些菁英階層把自己的小孩送往美國,像是馬英九與宋楚瑜的小孩都是美國公民。「放棄綠卡」是回台灣從政的必要儀式,第二代「外省人」已經耗盡了政治資本,而第三代「外省人」目前以連勝文作為代表 (按照「外省人」的定義連家並不是「外省人」,但連家在中華民國的早期的確是在中國大陸發展),在最近的一次地方議會選舉中,民進黨有十八席是七年級生(1980年後出生),而國民黨只有五席,深藍軍的新黨雖然提名了四位七年級的候選人,但全數落選。

除了「外省人」菁英階層的生鏽,那些沒有掌握特權卻是深藍的「外省人」基層更是逐漸凋零。過去每當國民黨拋棄「中國人」的認同時,深藍鐵票都會已選票制裁,但是深藍鐵票已不再;許多第三代都已經同化並自認為台灣人,更不用說第四代「外省人」已經幾乎不存在。

對於第一代與第二代「外省人」而言,投票就是在表現一種身分認同。身為外來族群與身處略顯敵對的社會,國民黨與民族主義把他們團結在一起,凸顯他們的「外省人」認同。很多人可能以為陳水扁是他們最痛恨的政治人物,但其實不是。曾經暫時把國民黨從「外省人」手中奪走的李登輝才是罪人。還有像是柯文哲的競選總幹事姚立民,或時代力量的立委參選人馮光遠,這些背叛中華民族的背叛者才是他們最痛恨的人。

 

 

但這些喜惡並沒有繼續繼承下去。這些第三代「外省人」約在 1970 年左右後出生,而後台灣只頭也不回的走向更本土與更民主的環境。他們的父母可能只有一方是「外省人」,為了維持家庭的和平一般會對政治討論噤聲,所以就更較少接觸泛藍的概念。就算父母雙方都是「外省人」,除非家中很有錢,不然環境身邊都只會有「本省人」,而他們也自然而然只會認定自己來自這唯一的家──台灣。家族的習慣也跟中國分開已久,以至於不論遇到哪一省來的中國遊客,他們都只覺得是外國人。或許他們會覺得自己是中立而不是泛綠,但他們的夢想是擁有一個民主且獨立的台灣,而不是「反攻大陸」。而此同時,越來越向權力靠攏的國民黨跟你已經不擁有一樣的願景。

我太太小時候參加過新黨的合唱團,但她現在卻定期在泛綠組織進行表演。

這樣的同化本來就是可預期的。第三代「外省人」他們的父母早期背負著敵意與猜疑,但是年輕一代的年輕人漸漸否定省籍情結。這並不只發生在深藍,也發生在深綠,許多「太陽花運動」的深綠運動者也站出來反對華光社區的拆遷,用生命保護「外省榮民」,而不像他們的父母輩小時被警告該遠離華光社區,因為有危險的「外省人」在那邊。如果民進黨政府推動類似「滾回大陸去」的口號,台灣的融合會倒退許多年。

雖然說大約有 10% 的「外省人」(大部分都是年輕的) 在兩次投票都投給陳水扁,但這群第三代真正的分水嶺是去年,除了「太陽花運動」,還有一連串的弊案都讓投票變得更重要。2014年一月我太太的一位親戚說,他已經厭倦國民黨的圖利財團並且要投給柯文哲。另外一個重要的因素,是去年民進黨與柯文哲的競選口號「One city, one family」也捨棄了傳統的藍綠選舉語言,而這種包容性的語言真正起了作用。我太太的家族,第二代都投了藍,第三代卻全都投了綠。

海外「外省人」的世代差距比較無形,但還是存在。接下來的幾年,海外的國民黨還是會努力維持參加活動的人數,但如果你在外國出生而選擇自我認定為「台裔」,並更了解中國與台灣的差異,那很可能會自然而然的偏向支持台灣的獨立,尤其是當未來中美關係像現在一樣越來越緊繃。名義上,你不會覺得自己是泛綠,尤其是你聽過許多關於泛綠的定義,但實際上你就是,因為不太常看到泛藍的人支持台灣獨立,就算你已經被同化而且忘記了台灣,你還是脫離了國民黨的掌握並稀釋了他們國際上的影響力。

「外省人」身分可能會是 2016 年選舉的一大主題,根據這幾周的新聞來看,總統選舉三位最有可能的候選人為:蔡英文,一個引領「不分藍綠」時代並且試圖與「福佬民族主義」劃清界線的「本省人」,還有洪秀柱與宋楚瑜,兩個截然不同的第二代外省人。

洪秀柱把自己定義為正藍軍,她也用這個優勢在複數選區的時代贏了立委選舉。當時只要有一定民意的支持就可以選上,2007 年她與吳伯雄 (客家人) 競選黨主席並以87:13落敗,她常說她已經嫁給了國民黨,而在過去國民黨也常由她發出激烈的反綠言論,我們可以想像將來媒體會從她身上聽到更多類似的聲明。

宋楚瑜則曾是高級的「外省」政治人物並常推崇「三民主義」,但他總是試圖尋求各類選民的支持,並且眾所皆知他支持李登輝的奪權。而過去幾年他則轉型為鞭辟入裡的政治評論者,批評政府忽略社會公義,甚至技術性的支持柯文哲,究竟第三代會支持蔡英文、洪秀柱、宋楚瑜哪一位成為領導者?會有多少人會覺得自己跟洪宋二人同一掛?洪秀柱是否會長遠的影響國民黨的形象?

 

 

目前我們已經可以看到一場在台北市核心兩個「外省人」的精彩對決,民進黨的梁文傑 (1971年生) 對上國民黨的蔣萬安 (1978年生)。蔣萬安是蔣經國的孫子、蔣介石的曾孫,而梁文傑是民進黨中的「外省人」,一個倒戈成「福佬民族主義」的外省「背叛者」。雙方訴求一場打破傳統身份認同的選戰。當梁聽到蔣萬安要參選時表示:

外省人有很多種,有高級的國民黨官員、江蘇跟浙江的財閥、基層公務員、榮民、竹聯幫份子等等,蔣萬安是最高級「外省人」的王子,我是最低階的「外省人」,我是浙江大陳島漁民的後代,媽媽是工廠女工與船員,要是我早20年出生,我根本不可能跟他一起競爭,高級對低階,藍對綠,我想這場選戰會非常有趣。

蔣萬安為了參加這次選舉而放棄了綠卡與美國的律師工作,並且繼承了他家族的姓名與父親做立法委員時的人脈,但他也批上新世代與政黨改革的披風,並也表示「太陽花運動」代表年輕世代期望新的政治;當然他必須解釋他的理想與祖先們有何不同,以及國民黨應該怎麼建立新的形象,這些都非常令人期待。

梁文傑與蔣萬安的選戰絕對可以激發許多反應,一個人的種族與政治認同會怎麼衝突,特別是對於住在這個城市裡的第三代「外省人」。

很可惜的是,民進黨前主席,同時也是泛綠英雄的林義雄先生,不斷詭異的抨擊甚至攻擊梁文傑以市議員又投入立委選舉,造成這場可能的對決破局;並且他自己也被他人當成違反了基本的民主原則,在不願繼續面對攻擊的情況下,梁文傑已經宣布退選。我希望民進黨可以繼續支持他,就算他這次不選,我很確定以後還是很快可以看到其他「外省人」對決的戲碼。

到目前為止,民進黨與泛綠跟第三代「外省人」的價值觀較接近,而且他們也會一起收割選舉結果。國民黨或許能自我改造來跟他們競爭。長遠來看,一個政黨對其他族群的包容性會成功的關鍵:十年之內,台灣的亞洲新移民的後代,會超過新生兒的十分之一比例,雖然現在他們在文化上與政治上都是弱勢。台灣的各政黨準備好了嗎?

(照片為 Alan Wu 所攝,CC BY-SA 2.0)

 

 

Solidarity.tw

Solidarity.tw is the owner and author of the eponymous Tumblr blog solidaritytw.tumblr.com, where he translates Taiwan's news media and provides sharp commentary about Taiwan's current affai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