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原文點這裡。感謝 Allen Yu 的中文翻譯。

「沒有人能夠藉由妨礙別人成為真正的人,而成為真正的人。」弗雷勒《受壓迫者教育學》

***

上個月,在高雄同志大遊行的前一夜,市府宣布從五月20號開始,同性伴侶的註冊可以得到法律上的認可。而護家盟則一如往常的召開記者會回應,反對同性伴侶,並把他們描述成變態與不正常。

護家盟不是唯一在台灣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團體。還有許多團體發出類似的聲明,反對性別多元化。然而,責怪個人對於同性戀的偏見並不公平,因為個人的偏見,來自於社會沒有去培養大眾對於有關性別本身對話的累積。

***

當盧威明道士在2009年開始設立神壇時,在他心中也有相似的想法。他是道教中同性神祇「兔兒神」的兔兒神廟的道長。

被當地稱為兔兒神廟的,是間座落在新北市永和窄巷裡的小廟,也是在台灣唯一一間可以找到有關同性的道教神祇。有關兔兒神的神話則被記載在一部有關鬼神的小說《子不語》的故事中。大清官員胡天保在被抓到從茅廁偷看清帝國巡撫被打死後,因他對另一個男人的慾望是出於愛情的自然反應,而被指派成為兔兒神,掌管同性間的愛情。

盧道士對我解釋,兔兒神的存在如何反應了傳統道教對於同志圈的思想。出乎我意料,他竟然用很多衛道人士拿來反對同性愛情的「陰陽」的理論來闡述:

陰陽圖騰,是由兩個互補的半圓(儀)所組成的圓,各分為黑與白(陰與陽),組成了道家思想的宇宙中的自然與萬物。他們代表了互相依賴、但卻又互斥的元素。如同太陽與月亮、光與暗、一起組成了和諧的平衡。很多人借題發揮為二元性的連結,如同男人與女人,基本構成婚姻的元素。

可是,這樣的論點不只迫使了性別的概念去符合符號上的意義,也忽略了在每個半圓、儀之中,還存在有另一個相反的顏色的事實。道家思想提出了一個陽剛與陰柔並蓄、陰陽並存的平衡。

不只同性對於異性的二元矛盾存在古代中國的世界觀,如「性別 (gender)」、「性向 (sexuality)」等詞彙也是從近代生物醫學創造出來後,才從西方文化傳入東方傳統社會。由於社會權力的結構的關係,導致中文裡面並沒有包含相似的詞彙。同性戀和異性戀(直男直女) 的傾向並非是兩者被區隔開的,而是個不固定、會改變的狀態。

如《太上老君說常清靜妙經》記載: 「天輕地濁。天動地靜。男輕女濁。男動女靜。降本流木。而生萬物。」盧道士主張任何形式的慾望只是這個更廣大的宇宙的一部分。兔兒神廟為那些被邊緣化的性傾向的人們提供了精神上的庇護。

***

兩位同志族群與性別平權運動者 Owen Chen 以及 elek,把這些想法更上一層樓,開了一間他們自己的情趣用品公司:異物 (Exotica)。 這家公司最有名的產品是他們第一次推出假陽具系列「青年領袖計畫」:以兩位太陽花學運領袖林飛帆和陳為廷命名的 「巍挺山丘」和「非凡神器」的假陽具。

這幾位年輕的創業家希望除去性與性向在公眾輿論的污名,也正重啟與民間及政府部門對於妨礙個人的性自主的談判。

在太陽花學運期間,其中之一對於其主導團體的批評是他們自願地拿下了彩虹旗,並且否認了所有有關色情的符號,以保持這個抗議的「文明性」與「純潔性」。好像只要展現對於性的慾望,就會莫名地「污染」了整個運動。但是這樣不僅迎合嗜血的媒體去更挖掘他們可能犯的任何一絲絲的錯誤,他們也與父權思想站一起,來對付所有其他形式的性向,特別是被否定的那群人。

這樣是有問題的,因為剛好證明了這些行動團體們是無法解決彼此內部不同理想的問題。而這也是所有社會外圍團體們對抗較政府機器時,所會面臨到的。

「異物」的情趣用品就是用來「煽動」這個現狀,迫使社會去處理這個巨大的問題。他們近期一次的宣傳活動,就用了受歡迎的同志模特兒「阿空」,來翻模做成情趣用品的原型。這整個塑造模型的過程,都被現場直播讓參與者去跟阿空互動(幫助他更專注於他勃起的過程)。

這個活動並非是以藝術來號召。事實上,這家公司拒絕以藝術當作媒介去散播他們願景。elek 說:「肉體是又怎麼?」當很多人可能會退縮起來,尤其是他們直接秀親密的性行為在人們的眼前時。

這兩位創業家致力於更公開、更公眾地揭露有關「性」的議題,以及喚起正面的社會輿論。如此,「性」議題就不只是私密、偷窺狂的忌諱;而更是構成整體健全社會所必需的一部分。性不只是發生於腥煽色的週刊,與某些網路論壇留言版之中,而更出現在我們的法律之中:如定義什麼是性騷擾以及同性婚姻。

異物正在和幾個不同的行動團體合作,將性平權與其他的社會議題相互結合。他們主要的下一步會是與警察以及消防隊員合作,要求組成公會的權益。當我問到,這兩個組織是否會避開他們原本的目的時,異物回答說,看他們接下來會變成怎樣也是會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這些情趣用品所得的一部分,將會捐給那些為性權益以及性工作者的權益而奮戰的弱勢團體們,如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和手天使。

***

盧道長和「異物」都開始去揭露、甚至是掀開對於愛情、性、社會福祉、與平等的含義的不同觀點。即使一位從古代傳統民俗的角度,而另外一邊則是從商品、商業的角度出發,他們都試著去增加台灣人對於如何看待性、以及對於性的看法的對話。

本質上,他們在挑戰我們去問:「身為人類的我們,到底是什麼呢?」,他們在挑戰我們不斷去對抗深植在我們的心中,那個我們所相信的世界、以及我們覺得應該如何才是更好的世界。可是,有一件事是肯定的:「沒有人能夠藉由妨礙別人成為真正的人,而成為真正的人。」

(照片為太陽花學運領袖:林飛帆和陳為廷。取自異物的網站。)

 

About Betty Wang

Betty is a Taiwan staff journalist for Ketagalan Media. With strong interests in social justice, gender development, and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she participates in Taiwan’s various grassroots civic activities. If she lost her dream job as a war correspondent, she would like to become a chocolate exp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