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tagalan Media 在1月17日上午於台北舉辦了台美關係新世代論壇,正時逢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在前一晚以 56% 的得票率當選台灣總統,以及民進黨贏得國會多數的歷史性一刻。

與會來賓包含前美國在台協會處長司徒文(William Stanton)、邁阿密大學金德芳教授(June Teufel Dreyer)、史丹佛台灣民主計畫的祁凱利(Kharis Templeman)以及中研院蕭新煌教授。美國與台灣都將在今年迎接新任總統,為因應亞太地區最新情勢,此時此刻是重新評估並調整政策以促進台美當前外交、經濟利益的最佳時機。

民主典範

祁凱利認為以年輕的民主國家來說,台灣展現了一場運作一流的選舉,呈現了流暢、高效率且透明的計票過程。此外,與日本、南韓相比,台灣競選過程更為公開、經過更多激烈的討論,為東亞、東南亞地區樹立良好的民主國家運作典範;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雖然這次的合格選民人數較上次選舉增加,但對於不受歡迎的國民黨而言,投票人數再次下滑卻是個記沈痛的警鐘。

與會者針對國民黨此次挫敗深入討論。敗選後國民黨內組織破碎、面臨崩解危機,由於缺乏有力的領導人重振黨的聲勢,加上未能吸引到年輕族群,20-29 歲的選民之中每 5 人中只有 1 人支持國民黨,顯示了策略的失敗。講者認為如今國民黨的衰敗應歸咎於馬英九總統的領導力不足與失策。祁凱利引用尼克森因水門案辭職後24% 支持率,對比馬英九第二任期間幾乎都低於 20% 的紀錄。

祁凱利認為國民黨衰敗,對台灣民主有負面影響。從其他民主國家的經驗來看,政黨政治制度化高的國家表現較佳,而一旦體系內的政黨崩壞,則會表現更差。對此,蕭新煌教授與金德芳教授並不認同;蕭新煌教授質疑在一個腐敗的多黨體系下「怎麼做稱得上好?」,而金德芳教授則認為不需特別為國民黨的衰敗感到擔憂,因為這只是兩黨制的轉型而非一個政黨的死亡,此後可能是轉型後的國民黨重返戰場、亦或是由新興的政黨來填補兩黨制的空缺,這新興政黨說不定會是時代力量,也有可能是另一個異軍突起的政黨。

台灣外交多元化

蕭新煌教授認為,蔡英文是台灣史上第一位女性總統,加上她沒有政治世家背景,因此她的勝選和時代力量成功在新北市、台北市與台中擊退國民黨候選人的結果象徵著人民藉由社會力量「重新當家」。蕭新煌教授以天然獨來形容台灣新世代的國家認同,他認為現在的年輕世代自然而然地認為台灣與中國是兩個國家,對身份認同的看法也與中國人截然不同。

他接著進一步闡述,台灣社會主流意識的轉變將會對台灣外交關係產生影響,發展重心將從中國轉向重要民主盟友,雖然台灣並不會就此屏棄中國,仍會持續與中國對話、合作,但台灣人民期待的是一個更全面的策略,與美國、日本、印度與東南亞等國家發展更密切的合作關係 。

司徒文前處長特別提及台灣被忽略的經濟實力:GDP 全球排名第 22 名,優於巴西,而平均 GDP 更勝於法國、歐盟與以色列,但其中的問題是 GDP 有 70% 來自貿易,而貿易額中卻有 40% 出口至中國與香港,因此司徒文認為台灣應設法使貿易對象多元化,而馬英九總統討論到跨太平洋合作夥伴協定(TPP)議題時, 總是以與中國的服貿或貨貿協定必須先定案為前提,這樣的親中貿易政策司徒文前處長的看法相去甚遠。

蔡英文上任後勢必會尋找新的貿易夥伴,她在選前曾訪問美國與日本,在勝選演說中也提及這兩個國家。另外,司徒文博士談及印度有興趣與台灣進一步合作、印度研究生選擇來台灣學中文而非中國、台灣成為越南最大單一投資方,並且也與菲律賓建立了許多連結,這些都可以為台灣帶來不小的地緣政治優勢,除此之外,澳洲也是個有望的合作對象,然而澳洲目前有 30% 的貨品出口到中國。此外,也有人批評美國透過介入澳洲重返亞洲。

司徒文還談到台灣貿易自由化的最大阻礙是本土情懷與保護主義。他比較台灣民眾默許本國牲畜食用其他上百種飼料添加劑,卻唯獨對萊克多巴胺持有相當高的恐懼,由於農產品佔台灣 GDP 不到 2%,因此他建議應該開放美豬進口、貼上標籤由消費者自由選擇。

蔡英文面臨的課題

祁凱利認為民進黨必須重組立法院來解決執政後所面臨的挑戰,精簡議程規則使新立法院能有效做出改變、思考如何處理時常上演的杯葛戲碼,並且在不疏遠國民黨與其他政黨的情況下解決問題。

此外,還有一個尚未爆發的爭議點——能源與環境議題。民進黨核心主張中很大一部分是反核能,然而台灣目前正致力於減少使用天然氣。貿易自由化與 TPP,也可能使較年輕且理想的時代力量與民進黨產生隔閡,甚至使民進黨黨內分裂,此議題影響甚大民進黨需謹慎對待 。

而等著蔡英文的艱難課題之一是促進經濟,其中,對抗青年高失業率更是一大挑戰。講者將重心放在未來高齡化社會的支柱、消費主力以及經濟主力的台灣青年身上;他們一致同意台灣需要更多企業與投資,例如,可以設立更多更優質的育成中心以協助青年創業。從選舉與新政黨的組成可知,青年催生了不少新創公司,同時也是有理想、有活力的社會主力軍,因此為台灣青年創造更多機會與希望,蔡政府責無旁貸。

然而,台灣可能也需考慮從印度移民勞工,這表示民進黨需要為此修改勞工政策。台灣人口正面臨衰退危機,生育率世界倒數第三低,每位台灣婦女平均只生育 0.9 個小孩,遠不及保持人口替代率所需的 2.1 個小孩。

退休金改革也是當務之急,但這會涉及退休金重分配或甚至削減預算,同時也需提高稅金,台灣稅收只佔 GDP 的 12.4%,低於日本、韓國和菲律賓,蕭新煌教授認為若不儘速進行改革,退休金問題將成為下個世代的沈重的負擔。

接著與會者還討論了國防議題。由於上屆立法院對美軍購興致缺缺已經引起華盛頓方面的擔憂,金德芳教授強調台灣應提高國防支出、防止技術洩漏。蔡政府需決定要自行開發或對外採購,然而只需少量的武器卻得投入相對極高的成本仍是個待考量的問題。目前,由於安倍總理已經取消武器出口禁令,因此另一個可行的方案是與日本合作金德芳教授也舉了印度為例子,印度曾購買俄羅斯潛水艇做為日後自行開發武器的樣板。

金德芳教授以一般定義下的穩定來討論國防問題,也就是不考量軍事敵對,但在中國的世界觀裡,除非中國被好好安撫,否則對他國的敵意不會終止,因此台灣不應該想著如何不讓中國生氣(因為無論怎麼做都會讓中國生氣),而是思考怎麼讓中國比較不生氣的同時也不觸怒美國,這是尚待達成的國防安全目標。

從更廣的度來看,一旦軍事競賽使此區域陷入動盪,司徒文表示,若中國控制了台灣與南海,則日本與南韓可能會快速發展核子武器,目前由於此區域仍保持安定與和平,因此南韓與日本並未發展核武,中國才有機會繼續保有此優勢。

政策調整的時機到了

司徒文談到最近美國的亞洲政策的改變,希拉蕊國務卿在 2011 年首度提出重返亞洲政策時並未提及台灣,然而台灣仍是美國在亞洲地區極為重要的夥伴,美國雖然從中東撤離但卻派駐更多部隊駐守在太平洋區域,而先前被認為太過踰矩的航海自由行動(Freedom of Navigation operations),如今已被列為一般行動項目,澳洲目前也低調地進行數次航海自由行動,而此舉正符合美國與其盟友、夥伴的重返亞洲計畫。

美國大選在即,各候選人也都闡述了自己的中國政策,從一些角度來看,美國對台灣持有相當正面的態度,中國導致失業率提高、貿易赤字與網路安全等都是 2016 美國大選的核心議題。

司徒文談到,投資銀行、電腦公司以及像麥當勞、肯德基這樣的家庭食物連鎖店在中國都獲得巨大的成功,但其他產業卻非如此,從燈泡到提供金融服務、保險的奇異公司,在中國的獲利甚至低於澳洲。根據美國商會調查顯示,80% 的美國公司都擔憂智慧財產權竊取問題,50% 的企業擔心中國國有企業提供的優惠待遇,超過50% 的人都感覺被中國誣賴「違反中國法律」。

關係美國、台灣以及亞太地區民主利益的議題十分複雜難解,但金德芳教授看到前一晚台灣人民透過選舉展現的決心與熱情深受感動。祁凱利說「有著龐大且明確的民意支持,以及絕佳的總統之路劇本,蔡英文已經踏出第一哩路,而未來將如何變化都操之在她。」

(照片為 Albert Tseng 所攝)

 

Albert Tseng

Albert Tseng is Ketagalan Media's Executive Editor.He has been a close observer of US-Taiwan-China issues for the past decade and curates the Ketagalan Media: Week in Review.

Latest posts by Albert Tseng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