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是台灣的評論者,很多人都會將香港旺角在農曆新年所發生的魚蛋革命拿來和1947年台灣的二二八事件相互比較。

這的確有些許相似之處,兩者皆是由警察和攤販之間的衝突所引發的暴動。另外,也有一些人嘗試將最近中國接管台灣的行動和香港轉移給中國這兩件是互相做連結。

但事實上,情況迥然不同。

1947年時,台灣社會秩序崩垮。通貨膨脹的情形已經到達無法控制的地步,而新接管的國民黨政府不僅腐敗不堪,台灣經濟也因中國內戰而連帶被拖垮;更糟糕的是,原由台灣人所專職的工作也被分配給後來才從中國移民過來的人。國民黨軍隊因貪汙、毫無紀律的行為,以及厭惡二戰時期幫日本打戰的台灣人,惡名昭彰。情況滿目瘡痍。

當警察查收一名寡婦賴以為生的工具──走私香菸時,她抗議,卻遭來一位警察直接朝她的頭部開槍。群眾開始群聚,警方也在同時間撤退。但在撤退過程中,又意外擊斃一名圍觀者。隔天早上,數千名群眾集結於行政長官公署門口示威請願,公署衛兵無預警向市民開槍掃射。使得全台各地憤起反抗,組織武裝部隊,並要求奪回行政權。

維基百科詳實記錄接下來所發生的事:「為從福建集結軍隊,行長長官陳儀想盡辦法延遲時間。3月8日,國民革命軍抵達台灣,開始大規模鎮壓。紐約時報也報導,『一名剛從台北到中國的美國人說,中國軍隊在3月7日抵達台灣,開始為期三天的濫殺及洗劫。當時,只要站在街頭就會被子彈襲擊,而躲在家中也一樣難逃一劫。在比較貧窮的區域,街上更是遍布死屍。到處都是身首異處、渾身是傷的屍體,以及被強暴的女人。』」

相較之下,魚蛋革命只是對抗部分遭中國介入干涉的香港政府。更多的憤怒情緒及衝突來自於和政府政策相關的經濟問題;因此,問題來自當地政府(非中國政府),暴動也是反抗香港警方,而非中國軍隊。衝突導火線則起源於香港警方試圖以非當地的衛生法律為由,取締過年期間固定會在街上販賣魚蛋的攤商。

警方表示,對空鳴槍以及用警棍對付抗議群眾雖然有些過度,也顯示香港警方與日漸增的強權傲慢及蠻橫行為;和二二八事件時警方的反應大不相同。香港人民並沒有因為這次的暴動而主張奪回政權,中國軍隊也沒有介入濫殺及四處姦殺群眾。一共有130名民眾受傷,64名遭逮捕,以及37名即將面臨訴訟。但實際上,香港在1966年1967年所發生的事件都比這次還嚴重。

這次在香港發生的只是一次性的憤怒所演變,並非全面性的革命事件。相較之下,至少目前沒有嚴重傷亡並留下社會創傷。

雖然事情看起來會變得更糟,筆者依然希望事態不會擴大。事實上,中國對香港的影響,或是更糟糕的──中國直接統治,政府都不會因此在近期內獲得擁戴。目前香港社會已經累積一定的群眾聲音,希望能改變這樣的現況。對一般大眾來說,當有越來越多中資介入,在香港置產就越來越遙不可及。隨著時間增長,中國綁架當地出版社及佔據媒體的行為也越來越多,造成香港居民與日俱增的恐懼和緊張。更廣泛的經濟問題,像是不公正的調薪以及薪水停滯的狀況都增加了民眾的不安全感。

就像香港學運團體學民思潮的召集人黃之鋒所言,「昨晚,我在旺角目擊警察向天開槍。由鳴槍一刻開始,警力隨之升級,群眾武力不斷上升,縱火和擲磚也是由此而起。示威者選擇使用超出公眾預算的武力攻擊警方,當然不只為了表達針對特定議題的訴求,亦不是純粹因為不滿小販政策走上街頭,而是面對著威權政府的強硬管制,目睹著警方作為國家機器的維穩技倆,不少年輕人已經絕望地走頭無路。

過去兩年積存不滿政府縱容警民不信任白熱化,從暗角7警(7名警員將一名示威者抬到陰暗角落拳打腳踢近四分鐘)、警察以警棍毆打路人、警察控告女示威者以胸襲警,甚至是近期的銅鑼灣書店老闆「被消失」事件,均積存了社會受壓迫青年的怒吼,結果在既有體制走進死胡同後,就選擇使用武力表達不滿,捍衛他們心裡相信的社會價值。」

這都表示香港的緊張情勢很可能繼續攀升,在未來造成更多衝突。但願政府會軟化下來,將公眾的聲音納入考慮。(之前發生過。)令人擔憂的是,在雨傘運動及最新的這個事件裡,政府都採取堅定的立場,行使強硬的公權力。但幸好,目前現況和二二八事件的狀態相比,還有好長一段距離。讓我們一同希望它可以不要擴大吧。

(照片為暴動過後的旺角, 為 Wpcpey 所攝, Wikicommons, CC BY-SA 3.0)

 

石 東文

作者石東文(Courtney Donovan Smith)在1988 年首次來到台灣,現職為康百視雜誌社的合夥發行人,同時也兼任 Taiwan Fun 等雜誌總編輯,每週三會在 ICRT 播報中台灣即時新聞,為 ICRT「Taiwan This Week」節目中固定新聞評論員,曾擔任太陽廣播電台英文新聞週報主持人。他也設立了台灣英語新聞「Taiwan News in English」臉書專頁,並刊登文章於「The Taiwan Take」。

Latest posts by 石 東文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