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ion from the English original by Yi-ling Lin. Original “No, We’re Not Quite There Yet: Taiwan’s Road to Gender Equality”, click here.

台灣史上第一位女性總統蔡英文就任,代表著台灣過去數十年來在兩性平等上的努力有了重大的突破。

目前在職場上的女性人數確實比過去還多,根據中華民國統計資訊網今年一月公布的性別不平等指數,女性就業比例從 1978 年的 38% 增加至 2014 年的 51%、女性教育程度大幅提高,而兩性間的薪水差異也顯著降低,1987 年解嚴為女性開啟了新時代,愈來越多女性投入政界以及社會運動,如今,近 40% 的立法委員是女性,而政府還為推動更平等的環境持而續努力中,蔡英文總統在婦女節一個論壇上與女性青年代表對談,表示要「杜絕」性別歧視並讓台灣成為「性別友善」的國家。

然而,即使樂觀預估新政府在將來八年內可能會持續推動兩性平等,但仍有其限制,因為真正的阻礙是深植於人民心中的沙文主義以及性別刻板印象。這兩種觀念都不會單單因為新政策就被輕易破除。性別偏差隨著儒家思想傳播整個東亞、無視女性也應當得到相等的人權。

最近的輔仁大學宵禁事件就是一個例子。法律禁止學校有性別或性別認同的歧視,然而,到六月初為止輔大女生宿舍仍有宵禁,而男生宿舍並無宵禁。該學數年來採行這種父權式的自義方式使校方如今不願承認此政策歧視女性,宣稱只是單純要保護女學生。

有這種事件的出現,顯示了上面提到的樂觀數據背後隱藏著父權社會對女性與她們身體的掌控權之大。現今的社會的確沒有約束婦女要裹小腳、養兒育女終其一生,但仍有一些男性認為應該由男性決定女性的外表,她們何時該有小孩或沒小孩、或甚至是控制自己的妻子。

台灣社會存在一套顯而易見男性對女性外表的預期規範,打開電視、新聞或雜誌就可以發現男性主導的主流媒體對女性「主題」的設定十分膚淺,總是著停留於推銷產品或提供時尚建議之類的題材。綜藝節目總將女星的身材作為笑點,還有新聞以一位麥當勞的女員工的外貌大肆宣染。除此之外,去年蔡英文參加總統競選時,媒體與網民熱烈討論蔡英文在時代雜誌的照片神似星際大戰中的尤達大師,他們討論的不是她的政見而是她的外表。

不僅如此,還有部分國家政策不僅沒有消除性別偏差,反而加深了性別偏差。

由於台灣允許墮胎,因此出現許多值得討論的問題。亞洲大學助理教授一則近 10 年前發表的研究指出,於 1984 年通過的優生保健法事實上是為了控制台灣出生率而合法化有條件的墮胎,但卻毫無將婦女生育權納入考量。

優生保健法規定丈夫、父母與醫生有權決定孕婦是否要進行合法墮胎。如此使得婦女的身體不是被自己而是被別人控制。美國早前同樣也有這種授權丈夫或監護人同意墮胎的法規,但 1992 年已被美國最高法院推翻以保護婦女。相反的,台灣保有此種政策基本上便是讓男性有權否決女性對其身體所做的決定,而男性卻不是那個直接影響胎兒的人。一份近期公佈的調查指出,台灣的母親即使選擇留在職場仍要背負扶養小孩的沉重責任,因此更造成女性在決定是否生育時無法公平享有完整的權力。

男性決定女性該如何穿著與作何行為的權力,甚至延伸到他人的私人關係上。男性有時會嘲笑與外國男子交往或約會的女性,不只批判外國男人,還暗示這樣的女性很隨便或有很大的人品缺陷。舉例來說,去年十一月一起台灣男性辱罵異國戀情侶事件,當事人不僅被拍下辱罵外籍男子「垃圾」與「很醜」,還辱罵其台灣女友是「台灣人的垃圾」與「婊子」。其他如「西餐妹」這種詞經常出現在社群媒體與傳統媒體上,讓如風騷與騷妹這種網路流行語又增加了一個,但這麼做卻只是更加抹黑女性而已。還有不少貼文或文章使用這個字眼塑造醜陋的女性形象,包含批評此種女生為了優越感而與外國男子交往,或是斷定此種女性某程度上生活很亂。

西方殘暴的殖民歷史以及強冠不受歡迎的文化、政治的做法,自然讓其他國家憎恨西方人。而在台灣,外國白人得到明顯的特權與優惠更加促長了怨懟的發酵。舉例來說,外國人即使只有一些或沒有相關的英文教學經驗,他們的薪水幾乎是台灣平均薪資的兩倍(根據勞動部數據,常有補習班開出月薪7萬元來聘請外籍老師,而台灣平均薪資只有3.9萬元)。

男性為了在這種相對的社會地位情況下發洩情緒,便轉向控制女性來得到優越感,藉由誹謗跨國戀情侶的台灣女性來滿足自己「得不到」這些女性的酸葡萄心理,更加貶低女性為可以被得到的物品,如同是一個戰利品,讓台灣男性可以奪走西方男性擁有的資源與優越,將倒貼外國男性的女性描述為「蕩婦」,剝奪了女性應該擁有決定自己終生伴侶的權力。

我們可以將某個中國評論家批判蔡英文因未婚、無子女所以不適任總統的事情一笑置之,但我們應該謹記某台灣男性政客在競選期間也說了幾乎相同的話。還有我們選擇忽略或甚至助長了對女性的「職位」根深蒂固的偏差期待,當一個女性被期待應該有怎樣的外表、在特定時間生小孩或與特定的人交往時,她都沒有得到應該有的平等對待。

(照片為 AdinaVoicu 所攝, 取自 Pixabay)

 

Calin Brown

Calin studied political science and environmental studies at Wellesley College. She was born in Taiwan but has since then lived in more cities than she can count on one hand. Now based in Taipei again, Calin writes for a liv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