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總能不斷的自我創新。近年來,許多人努力把台灣打造成創新設計的區域領導者,例如在 2015 年德國紅點設計大獎中,台灣就有超過 98 個作品參賽,而其中包含了像是台灣民俗童玩 (Taiwan Folk Toy) 這種再現 1940 及 50 年代生活的創意作品。

但台灣的設計絕對不僅止於玩具與童玩。台北與義大利杜林、韓國首爾、芬蘭赫爾辛基及南非開普敦齊名,在今年成為 2016 世界設計之都,用設計將都市生活變得更「有魅力、有競爭力、宜居」。

世界設計之都每年舉辦論壇,台北也在今年 10 月 15、16 日舉辦國際設計政策論壇,目的是為了讓設計師提供有助政策制定的意見,讓城市更好、也讓居民享受更好的生活品質。

蔡英文總統在開幕典禮上表示,「台灣社會尊敬這些設計師,也瞭解設計的重要性,設計可以改善我們的生活,同時也是增加國家競爭力重要的一環。」

在為期兩天的會議有多場不同主題的研討會,以不同的角度探討設計如何超越美學,融入科技、進行公共並深化民主。

(蔡英文總統在論壇致詞,DDG PR 提供)

點子與工具

德國公開知識基金會 (Open Knowledge Foundation Germany) 的 Julia Kloiber 認為,公眾資料由於資料量多且十分複雜,因此一般民眾難以直接閱讀吸收。Kloiber 舉了柏林滕珀爾霍夫機場為例 ;當時進行機場改建時,提出了三種方案讓市民表決,而市民透過 3D 視覺化的方式讓容易了解並比較三種方案,之後才做出選擇。

紐西蘭建築師 Cally O’Neill 以零碳促進組織 Generation Zero 為例,他們利用協同合作工具 Loomio 來進行討論;每個人都可以在 Loomio 上提案,但提案內容必須包含明確的行動方向以及各個行動或投票的時程表。這種模式讓參與者更容易了解提案,就算他們最後沒有得出共識,也能達到很好的討論效果。

數位政委唐鳳鼓勵大家來「駭」政府公佈的官方文件,例如公眾資料與公眾計畫,讓一般民眾能更了解這些資訊。唐鳳是現任政府中最年輕的官員,同時也是開放原始碼的公民駭客。而當她談到 g0v.tw(零時政府) 的「拆政府,原地重建」,她認為自己是個「持守的安那其」。拆後/重建(fork) 是一個程式用語,意旨以同樣的原始碼開創一個分開、獨立的發展方向。

在這裡,唐鳳將法案視為「原始碼」。她認為如果原始碼可以被拆後/重建,那公共政策也可以。零時政府的做法與政府的線性決策不同,零時政府的每個人都可以提出自己希望政府做些什麼,扮演類似影子政府的角色。這是一種實驗性的做法,雖然大部分的提案並不會發展到最後的執行階段,但得到相當市民支持的提案經過重複試誤後,就有可能變成真的法律。

唐鳳認為瑕疵並不是問題,而且持續試誤十分重要,因為不是每個提案都很完善,而其中的一些會持續改善,透過深入研究市民的意見並鼓勵公開討論,最後就可能走到立法的階段。

(唐鳳也自稱為「持守的安那其」,DDG PR 提供)

實現的可能性?

有這麼多外國專家提供創新的意見當然是一件好事,但重點是這些想法怎麼套用在台灣政治環境裡。公共政策的形成最不只是靠腦筋激盪產生的點子,還需要經過複雜的政治利益交換與妥協。

從 1990 年代威權時期轉型成民主國家後,改革政府架構一直以來都是討論的重點。新興政黨時代力量在今年成功進入立法院,而支持他們的正是追求改革與轉型正義的青年世代。(筆者曾在時代力量林昶佐立委競選總部擔任志工) 林昶佐在競選時期就看清楚台灣這樣的年輕民主國家,需要強調深化民主的重要性,因此「改革」與「轉型正義」兩字多次出現在時代力量的新聞稿。

然而,目前這兩個詞已經被過度使用,變成只是競選口號而沒有實際意義。這次論壇上討論出來的提案,利用如 Loomio 這樣的溝通平台,或許能激發人們思考如何加深台灣民主化。

雖然台灣政府是民選出來的,但台灣人民仍不覺得自己可以實質且直接影響到公眾決策。例如,立法委員在表決兩岸海峽服務貿易協定被認定過程有瑕疵,引發學生與市民衝進並佔領立法院以阻止服貿協定通過。此外,林昶佐的選區萬華區是一個傳統的老市區,林立了長期被忽略的建築。居民們希望萬華能復興,但事實上卻面對著地主掌控決定權的風險。

(佔領國會的學生在離開議場之際,Alysa Chiu 攝)

在這些議題上,設計和科技工具非常可能派上用場:協助蒐集民意 (Loomio)、讓市民更容易理解公共問題 (滕珀爾霍夫機場),以及讓各種市民意見匯聚成實際的法律 (零時政府的「拆政府,原地重建」)。一般的政黨如時代力量,應該多與數位政委以及技術、設計專家協調,設法落實這些有用的工具。

最後,台北能在這種國際性活動成為代表更進一步肯定了台灣長期以來為了在國際舞台發聲所做的努力,雖然台灣在照護回收環境保護永續能源減碳等領域都是區域的佼佼者,然而卻因為聯合國不承認台灣為主權國家,而使台灣無法參與一些國際性會議,例如日前前往厄瓜多基多參與聯合國人居三大會的高雄代表團就被擋在門外、不允許進入會場。此外還有一些聯合國會議也不承認台灣護照,導致欲參與重要國際論壇的人士被拒之門外,其中包含了一些原住民代表

由於台灣難以在國際舞台上亮相,因此台北成為了今年的世界設計之都還有一層更深的意義。主辦單位國際工業設計社團協會俱備聯合國特別諮詢地位,而這個地位是賦予給與聯合國經社委員會領域相關之非政府組織。因此,台灣某個程度上確實找到了參與國際專業知識社群的方法,而且至少目前來說,台灣的聲音確實被國際聽到了。

國際設計政策論壇第一議程,DDP PR 提供)

結語

我認為,目前為止,不論是台灣努力利用設計來改善政府運作的模式,或是努力強化台灣在國際舞台上的重要性,都還沒呈現很明確的效果;但可以肯定的是,會議上討論了很多很棒的意見及資源,尤其是越來越多而且關鍵的公民參與。

國際設計政策論壇只是個開端,我們已經踏上正確的方向,透過增加公民參與和決策來推動台灣民主進化。任命公民駭客為數位政委傳達了一個十分正面的訊息。如同上述,能讓意見被認真看待靠的是民眾的政治決策參與:我對於日後的發展十分有信心,因為我相信台灣總能不斷的自我創新、變得更好、更美。

(圖為國際設計政策論壇議程「設計,未來,生活」,左至右分別為臺北市政府資訊局局長李維斌、Airbnb 亞太公共政策處處長 Mike Orgill、德國開放知識基金會計畫負責人 Julia Kloiber、行政院數位部長唐鳳、建築設計師 Cally O’Neill以及主持人天下雜誌副主編陳宜珊。)

 

Darice Chang

Darice is an artist, writer, model and translator residing in Taipei. She volunteered with a metaller turned legislator and facilitated for stories appearing in the BBC, The Washington Post, Bloomberg, L’Orange, and Metal Hammer. She was previously Community Manager at FutureWard Central, Taipei's largest co-working and makerspace. In her spare time she enjoys amazing vegan food, photoshoots, and music festivals.